• 官方微信
  • 手机版
搜索

“好玩——IT职场也浪漫” 引子——文化革命习艺工农兵 半工半读终圆大学梦

中国外包网  |  2015年04月13日
有人说中国五十年代出生的一辈人是最背运的一代,还有人总结出,我们长身体时、上学时、工作时、结婚时……而我却不以为然,我认为人运势像潮汐有涨有落,涨落交替发生,机会像海浪一波一波不停地向你涌来,唯有准备好了的你,才能把握幸运之神一次次推送来的机会。

  有人说中国五十年代出生的一辈人是最背运的一代,还有人总结出,我们长身体时、上学时、工作时、结婚时……而我却不以为然,我认为人运势像潮汐有涨有落,涨落交替发生,机会像海浪一波一波不停地向你涌来,唯有准备好了的你,才能把握幸运之神一次次推送来的机会。若没有一九七七年邓小平再次复出恢复高考制度,我应不会有任何一张可证明学历的毕业证书,今天我手上唯一的文凭是天津大学本科毕业证书,然踏入IT职场前的学习历程,却绝非仅是天津大学的四年。

曲玲年先生年轻时照片

  到了退休的年纪,回味一下我们五零后群体的一生,我承认我们是最幸运、最好玩儿的一代,当然期间曾遭遇史无前列的大饥荒,饿得恨不得吞下一切时真的不大好玩儿了。而时间指针快速拨到了一九六六年六月,文革开始我们的景况好像就随之大好起来。您想临近小学四年级期末,突然取消了考试,没有留任何作业学校无限期放假了,学生们进入了癫狂的嘉年华。玩儿,撒开欢儿的玩儿,社会上新鲜事物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目不暇接,之前大脑中积淀的事物影像瞬间颠倒了过来,满大街铺天盖地色彩斑斓的大字报、草绿色军服成为时装、红色袖标不仅时尚还兼有护身符的功效、鲜红色旗帜飘扬在胡同里巷中,中国回到了电影《大浪淘沙》那激动人心的年代。第一件震撼的事,胡同内一名高三在校生,带着几个低年级娃娃硬是砸毁了“庙胡同”的牌匾,换上了“文革里”的字号,如此壮举无人阻拦,乳臭未干的孩子们开始定义规则了,好兴奋轰轰烈烈的革命真切地从身边开始了!

  从学校中挣脱出来的孩子们,有好长一段时间沉浸在亢奋中。当班主任老师家里搜出了“三青团员证”第一次看到青天白日徽标,才猛然明白了伟大导师阶级斗争理论之英明。随之而来的是瞬息万变各种全新事物,完全是一日千里的感觉,批斗抄家开始仅十几天的时间,胡同内15个院子几乎无一幸免,都有一到两个家庭被批斗抄家,自己开始有些紧张了,生怕哪一天红卫兵会闯进自家。随着一些遭查抄家庭被遣送回籍,几天前还一起欢天喜地尽情玩耍的伙伴,淌着眼泪随父母回乡时,大家觉得革命好像有点玩过头了。

  已被伟大领袖发动的历次运动耗尽了元气的地、富、反、坏、右、资本家、读书人,那里还扛得住红卫兵的三拳两脚,红色风暴聚集起巨大能量,在伟大统帅的导引下,矛头指向走资本道路的当权派(政府、机关、企业和学校的各级头头),大字报转移了主攻目标、创意无限的批斗会轮番上演、前不久还趾高气扬气活现的领导们,被挂上沉重的打着红色叉叉的牌子、带着高高的帽子游街示众,十一二岁的我们完全晕菜了。党的各级干部,几乎无一例外地成为了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中央还有一个资产阶级司令部,国家为何还未变色?跟随着红卫兵的步伐,工人、农民放下镰刀和斧头停产闹革命了,瞬息之间所有机构的头头统统关进了牛棚。为填充权力真空,裹挟着巨大能量的造反组织,就像太平洋上升腾起来的热带气旋相互冲撞着,群众组织间大规模武斗开场了,我们那时还小没资格入场献艺,但跑去东北角(天津老城的东北角,也叫官银号)观摩革命组织间每天上演的真人秀,还是颇具吸引力的,正如侯宝林所言:真刀真枪玩儿了命了。高涨的革命热情将红色风暴推入焦灼期,伟大舵手发现唯有釜底抽薪才可缓解社会的沸腾,迅疾发出指令“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自此大规模的知识青年下乡运动开始了,数千万老三届前辈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务农,中学为我们腾出了场地我们复课了。

  1968年12月,漫长的假期结束我们回到阔别已久的学校,那时叫复课闹革命,放假前我们初小尚未毕业,假期后我们升入了中学且初中一年级已经过半。值得一提的是,进校不久即被选入首批中学红卫兵,带上红袖标(护身符)心里老骄傲了。我们每天带着一个板凳和一本小红书去学校,学校的桌椅大多被毁了,工人大叔们也在忙着闹革命,新的课桌椅一时不能供应,学生们只好背着板凳,拿着唯一的教材红宝书去上学。好在按规定我们每学期要到农村和工厂各劳动一个月,真正在校时间并不多。下乡劳动要交全月的粮票和五元钱伙食费,村里的贫下中农会给我们补贴粮食和青菜。工厂劳动每天有四角钱的补助,一个月还能剩个拾元捌元的,每年四个月劳动会给家里省掉不少生活费,而真正的收获是了开了眼界、长了本事。我们的木工活、泥瓦匠活、缝纫工活计和简单钳工手艺来自不同工厂学工。学校对口的农村劳动基地是工农联盟农场,我先后做过马大队、奶牛场、粮食大队、蔬菜大队,回顾一下最累的活算是夏收割麦子,端午节后下乡参加所谓龙口夺粮,要赶在雨季来临前颗粒归仓,三五天内必须收割完毕,否则一场大暴雨下来农民一年的辛苦会化作泡影,麦收过后几乎每个人的腰都痛得直不起来,烈日帮每人脱去一层皮肤。也有很享受的活计奶牛场,主要工作是给牛上水、加饲料和清理粪便,厂里不时会杀掉不中用的老牛,不仅可以吃到大锅炖牛肉,还能品尝到牛油(可不是黄油)炸的大油饼,那叫一个香,至今大脑中还能还原那时记忆的影像!

  进入中学一年后,教室逐渐配置了新桌椅,新的教材也陆续到了。然师资不足成了最棘手的问题,并不是没有足够的老师,而是半数老师还在"牛棚"未被“解放”属于“牛鬼蛇神”之列,他们可以扫楼道、刷厕所、烧锅炉,唯独不能上讲台.您想培养无产阶级接班人的教育阵地,怎能让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占领呢?难题是工农出身教师确实不多,聪明的中国人创造出新生事物“小将上讲台”。就是让没资格上讲台的老师在劳动之余,给条件好的工农子弟灌输知识,指导他们写教案背讲稿,其过程很像制作提线木偶,我有幸被选为上讲台的木偶,成为“化学老师”的传声筒。实话实说,真的不知道同学们是否听懂了我讲的课程,但这种一对一耳提面命速成教育,确实激发了我学习热情,玩了几年的我开始迷恋读书了。我从房前屋后的邻居那里借来了不少文革前初高中教材、西方文学、章回小说乃至文革期间的各种宣传资料,除抓紧时间念书应对传声筒的角色的同时,也读了许多其他书籍。其实读书也是可以上瘾的,书籍匮乏是那个时代的常态,只要可以淘换来不管是什么书都是好东西。

  时间不知不觉间来到了1970年末,随着70届初中生毕业离校,71届成为学校最高年级在校生,我们的社会工作多起来。红卫兵被社会赋予了超出想象的工作,如:和工厂民兵一起巡逻查夜、动员躲避下乡的老三届前辈尽速销户口去插队。随着林副统帅第一号令的下达,冬季又多了野营拉练任务,15岁的年龄背着自己的全副装备,在白雪皑皑的农地上行走,中午就地埋锅造饭,晚上在老乡家号房子宿营,活脱是金庸笔下的集体走江湖,煞是好玩儿。

  1971年我们到了毕业年龄,不知那里出了问题,不管农村还是城里都无法容纳我们,没有办法71级毕业生又增加了一年,估计我们是唯一的有过初中四年级的一届。那是一个非常搞笑的年代,每一届毕业生都会面对不同的分配政策,每年的政策出台都会让人匪夷所思。1969年毕业生和我们一样也是1968年11月升入中学,时间让他们在中学只呆了半年即毕业并分配就业了,当年政策规定:成分好的(工农子女)留城当工人,出身差的(地、富、反、坏、右和走资派子女)下乡插队。1970年的分配政策最好,全体留城进工厂,出身仅影响具体去向,出身好的可以进全民所有制大企业、保密工厂,出身差的去集体所有或民办、街道办小企业、小工厂,不论去向好坏都是留城进工厂绝对算幸福的一届。最为搞笑的是我们71届毕业生,不但在校多留了一年,还遇上史上最令人啼笑皆非的分配政策:1954年9月1日以前生人的留城当工人,1954年9月1日(含九月一日)后生人的一律下乡务农,即历史上最为有名的“大马(生日)留城,小马、大羊下乡”没有办法,按政策规定我是当仁不让的下乡对象。

  基于之前曾有过动员别人下乡的经验,我下决心不让一群后辈红卫兵到我家滋事、骚扰,俗话讲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争取主动自愿报名插队下乡。是有凑巧,起初我班的吕班长最为积极写了血书坚决要求下乡,后来看到学校真要让他去建设兵团务农了心有不甘反悔了,托关系搞了张病休证明歇在家里不来了。机缘巧合,天津开始文革后试办高中班,每个毕业班给一名参加升学考试的名额。此名额在正常情况下应是班长的,然不巧班长“因病休学在家”,学校也怕让班长去参考,会被同学们认为学校和班长勾搭连环写假血书忽悠大家,无奈之下学校下狠心,吕班长成了内定的下乡带头人。这下可好这个飞来的馅饼(考高中名额)刚好砸到我头上,一生中第一次和幸运撞了个满怀,1972年9月我踏进了天津第五中学的大门,成了天津市文革后首批试办高中班学生,必须承认这是改变一生的第一次机遇,真的非常感谢吕班长,感谢校领导。

  不再调侃了,我们这些人能上高中的真实原因是邓小平的复出,抓国家的“调整、整顿”,我们真要感谢的是邓小平邓大人。尽管高中学习仍在文革期间,然邓小平的复出确实给全社会吹来了一丝丝春风、带来了一点点希望。尤其是那些六六年以来再没机会上讲台的老教师们,摆脱了劳动改造的枷锁回到了久违的教室,他们恨不得一日之间,就能给我们补上六七年间荒疏的学业。自编自印教材,从小学到高中全面补习课程、耳提面命、醍醐灌顶,学校取消了文革期间必修的学工、学农劳动,全体同学进入了疯狂的知识学习阶段。然但好景不长,一年多后东北出了白卷大师张铁生先生、北京市站出来反潮流红小兵小将黄帅,领袖再次将邓小平打入冷宫,之前那一丝丝春风和恍惚的希望若一缕青烟般瞬间消散了,革命再次成为全社会的主旋律,文化革命再次跨入红色癫狂。

  1974年秋,经历了八年文化革命的我们高中毕业了,尽管八年多来我们仅有一年多时间真实的在学校学习,然我们必须承认不论在工厂、农村、还是军队以及偌大的社会课堂,我们都有丰硕的知识收获。我们是特殊的一代,是共和国最幸运五零后的,在弱冠之年就经历风雨、大见世面了。

  搞笑的剧本一集连着一集,由于中学师资的匮乏,在偌大的直辖市天津,我们这些八年来只上了一年多学的“高中毕业生”要被招募为中学老师了。这一年的分配政策又改了,在家排行为长的子女可以留城。排行老大的我要去中学教书了,那时邓小平的复出已定性为资产阶级路线复辟,教育界为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的复辟。我们这些毕业生自然也就顺理成章,成了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的复辟的产物,为防止我们毒害新一代革命接班人,就必须对我们进行有效改造。为此教育局为我们设计了六个月工厂、六个月农村的劳动改造解决方案。好幸福啊,我们拿着每月23元人民币的教师工资被改造了。105厂(今天的空工业集团)6个月磨具钳工,每天可以吃到有补贴的丰盛午餐,游走于车、铣、刨、镗诸多加工设备之间,开眼、开心,见世面,我们这一生真的是不虚此行。轮到下乡了,领导再三思考一定要去最艰苦的地方,选来选去确定去最艰苦的“团泊洼”,六个月的出河工生涯开始了。两人一只大筐、一条扁担,自己挖土装筐还要两人协力沿着斜坡把土抬到坡上。劳动确实锻炼人,两个月下来右肩磨出了坚硬的糨子,饭量巨大一顿能吃6个二两的馒头或窝头。

  1975年,为期一年的艰苦历练圆满收场我们又回到学校,但不再是学生了,我们胸前带上了红色的校徽,成为不大够格的人民教师。当被教务处通知,去任初中三年级物理教师的时候,我确实非常吃惊我能胜任吗?跑我去问主任,主任笑笑说:我也觉得不成,你老师局物理教研室吴主任鼎力推荐,我只好相信他了。雷人的喜剧继续上演,硬着头皮去给小自己四到五岁学弟学妹们做老师了。还好,毕竟是文革期间,哪有几个学习底子好的学生,说相声的曾说过:“懂吗?不懂就好办了。”慢说学生不懂,多数老师也荒疏了,教了一年多书之后,蒙教务主任器重不才我还做了学校的物理学科组长,不但要教学生还要带徒弟,指导哪些同龄和长我许多岁的老师们,剧情之搞笑真是难以言表。

  1977年,随着共和国伟大缔造者离世和追随者被绳之以法,文化革命狂飙也如释放了能量的飓风洒下最后几滴雨水,进入尾声。邓小平再次出山,一切事情都出现了转机。六月民众中开始传播一则小道消息:“今年要恢复高考了”!九月小道消息被国家媒体确认。高考,积累了十二届中学生的期盼,几千万下乡知青回城的曙光,点燃了数千万人心中希望之火。更难得的是我工作学校的校长和我进行了一次极为亲切的谈话,建议我报名参加高考,道理简单我的学生信赖我,我若能参加高考会增加学生们信心。如此重要托付我当然愿意效劳。从校长室回来即刻投入紧张的高考复习,晚上自我复习,转天把昨晚的成果拷贝给学生,物理、数学我都包了。功夫不负苦心人七七年末参加高考,七八年初、年中我和我的学生分别成为文革后第一和第二批大学生,即社会上说的七七级、七八级大学生。

  这里还必须说一个超级搞笑的插曲,七七年高考过后我很快就得到已被录取的消息,很是兴奋了一段时间,当得知天津大学录取通知书已寄到学校时更是喜出望外,三步并作两步跑去校长室领通知。没想到被校长告知,学校同意我去高考但并未同意我去上学,参考仅是为鼓舞学生们的斗志,学校师资如此紧之际怎么会放老师去上学的呢?兜头一瓢冷水浇了个透心凉,一分钟前还大喜过望的我瞬间跌入冰窖,事情总在关时刻发生戏剧化转折,盼望已久的希望即刻化作了泡影。垂头丧气的我回到办公室,无聊的拿起当日的人民日报,突然一条消息抓住我的眼球,大意是:中央考虑到一些考生在单位是业务骨干,负有相应工作责任。单位领导可能不会同意报到就学,为此教育部决定:考生可不持“录取通知书”直接到相应学校报到。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将要熄灭的读书之火又爆燃起来,瞬息之间又是柳暗花明。这次我静了静心会努力沉住气,拿着报纸气沉丹田稳稳地走向校长室,敲门后轻轻的将报纸平放在校长面前,没说话鞠了个躬退了出来。

  同事的老师们见我像是在打摆子发高烧,一会兴奋异常、一会又心灰意冷。这会子尽管貌似沉静,然眉梢眼角却洋溢着喜气,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家正在揣测,学校人事干部快步走了进来,丢下录取通知书说了声:“校长同意你上学了。”大家这才恍然大悟,晓解了我一天不断反复的病情,一起鼓掌为我庆祝祝福,大学将完全改变了我们这一代人的命运。

  大学四年比较平静,四点一线教室、食堂、图书馆、宿舍,当然会有些适时的运动。转眼度过了幸福而紧张的四年,分配、国家统一分配,我们即将踏入新的、期盼已久的工作单位,一九八二年一月三十一日午后终于拿到了报到介绍信,马上我就会成为企业人了,激动和兴奋交织在一起,这一天我将踏入期盼已久的IT职场大门。

——未完待续——

  相关阅读:

  “好玩——IT职场也浪漫” 第一回——冰雪飞车只为半月薪 工艺实习权作杀威棒

  “好玩——IT职场也浪漫” 第二回——初会吾师见学十二载 授业解惑获益三十年

  “好玩——IT职场也浪漫” 第三回——辛苦月余仅为一条飞线 静心反思祸兮福所倚

  “好玩——IT职场也浪漫” 第四回——夜大兼课外快补家用 牛刀小试为群体再战

  “好玩——IT职场也浪漫” 第五回——济南浪潮初会郭向阳 浅尝市场客串销售员

  “好玩——IT职场也浪漫” 第六回——从师学艺一切从零起 莫名长途紧急回天津

  “好玩——IT职场也浪漫” 第七回——常委大姐信手择后辈 老师演绎盗贼潜规则

  “好玩——IT职场也浪漫” 第八回——前辈联手共同携后进 懵懵懂懂跌入木人巷

  “好玩——IT职场也浪漫” 第九回——毛头警察巧戏赵厂长 局长直销也碰软钉子

  “好玩——IT职场也浪漫” 第十回——辩证中医塑生活节奏 职位调整厂长留有余

  “好玩——IT职场也浪漫” 第十一回——大邱庄拜高人禹作敏 市场机遇成就小学生

  “好玩——IT职场也浪漫” 第十二回——闪转腾挪与老师周旋 出师不利经计委受阻

  “好玩——IT职场也浪漫” 第十三回——感悟规则生存唯适者 勉力前行进京拜计委

  “好玩——IT职场也浪漫” 第十四回——州官可惹衙役很难缠 适者生存一马配双鞍

  “好玩——IT职场也浪漫” 第十五回——鼠拖木锨局长巧支招 小有所成初次被猎头

  “好玩——IT职场也浪漫” 第十六回——不说不买但绝不能买 发现长城开启合作路

  “好玩——IT职场也浪漫” 第十七回——机会闪现可遇不可求 筹措资源获得话语权

  “好玩——IT职场也浪漫” 第十八回——因势利导参悟经营术 筹集外汇巧得话语权

  “好玩——IT职场也浪漫” 第十九回——临危受命挥泪送大爷 破釜沉舟成功与成仁

  “好玩——IT职场也浪漫” 第二十回——因势利导折服推销员 北京饭店初尝谭家菜

  “好玩——IT职场也浪漫” 第二十一回——师兄指点烟台市求援 又逢高手进京巧切磋

  “好玩——IT职场也浪漫” 第二十二回——最后一分三一三剩一 交手夏普浅谈孙子书

  “好玩——IT职场也浪漫” 第二十三回——破解纠纷重赏担当者 外事博弈折服清华人

  “好玩——IT职场也浪漫” 第二十四回——年尾升职难知福与祸 好胜斗狠害了汤先生

  “好玩——IT职场也浪漫” 第二十五回——利润过望福祸两相依 渲染业绩险些惹祸事

  “好玩——IT职场也浪漫” 第二十六回——国企六年搞懂了“舍得” 一年经营赢得真“自信”

  随时了解中国服务贸易(外包)行业最新动态,请扫描二维码或搜索"鼎韬洞察",关注我们!

作者:中国信息技术服务与外包产业联盟理事长,鼎韬董事长 曲玲年

除非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均为中国外包网原创报道,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原文链接。
原文地址:http://www.chnsourcing.com.cn/outsourcing-news/article/97453.html
标签:
分享到:
更多
已有0条微评
还可以输入 140 个字
新浪微博评论
推荐
据官网信息,管理外包合同执行课程(第二期)(Manag...
今年7月5日,商务部发布了2017年1-5月我国服务进...
据官网介绍,外包安排的有效管理(第二期)活动将于英国伦...
当前我国服务贸易逆差问题依然严重。2011-2016年...
专题
点击排行榜
客户服务:022-66211565
技术服务:022-66211560
电子邮箱:service@chnsourcing.com.cn
Copyright © 2007 - 2014 Chnsourcing.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运营支持: 天津鼎韬外包服务有限公司
ICPB2-20080229